分享
向下
avatar
帖子数 : 10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一 十一月 26, 2018 11:18 pm
嘻嘻
avatar
帖子数 : 10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一 十一月 26, 2018 11:19 pm
你别拽我!本王在皇城里头横行霸道二十载,汗父都没打过我!他算什么东西?!

【一路被世英生拉硬拽回车里,坐进榻席的瞬间,适才的不忿与躁怒已一扫而空。笑吟吟地倚进软垫,依旧是平日高深莫测的模样。见人双目尚是红的,伸手捏紧他下颌,蔑色俨然】

哭什么哭,不嫌晦气。

【他约莫正难受得很,途中愣是半个字都没讲,生生把我也晾出了满肚子邪火。待马车行至总督署,两人穿过前衙,相继迈入休憩的内室。反手阖上门,提靴踹开拦道的凳子,从背后追上去,将人拉进怀里箍着,胡乱亲他耳垂】

我是怎么你了?方才还在你叔叔跟前对我表忠心呢,这会儿又记着给我甩脸色了?
avatar
帖子数 : 8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一 十一月 26, 2018 11:21 pm
【及还总督署,被叔叔与谙达误解的怨念已消减许多,满心皆是如何在瞻元面前为他二人争得一条生路,因而强忍着没出手挣开他的怀抱,任他轻薄的吻落在耳畔】

王爷,去前您答应我的话还作数吗?让他们走,不要动手。

【握住他环在腰间的手,哪能不知道他什么意思,却偏偏无法抑制地坠下两行眼泪,语气哽咽】

求您,我一应身家性命都在您手上了,他二人早已不是什么至关紧要的棋子,您就放过他们吧?
avatar
帖子数 : 10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一 十一月 26, 2018 11:22 pm
【他愈抗拒便搂得愈紧,一边自滚烫的耳廓慢慢吻下,一边甩掉他虚握的手。只不晓得哪一句戳中他痛处,泪串子发洪似的落个不停,回驳的话音都带了哭腔。往昔不曾见过他这般模样,霎时欲火燎原,恨不得将人就地正法】

怎么,你这一等一的聪明人物伺候我好几年了,还没看穿我的秉性?【于他侧颈鼓动的经脉间一啄,含混道】真君子才会一言九鼎,你觉得我是么?

【说到此处轻笑一记,反而松了手臂,寻着未被踢歪的椅子坐下。拍拍衣袍,将发辫捋向背后,好整以暇地看向他】

现下知道求我了,可以啊,总得勉强拿出点儿求人的态度吧。这么不情不愿的,你说我扫不扫兴?
avatar
帖子数 : 8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一 十一月 26, 2018 11:24 pm

【无论今日他要如何发难,即便豁出命不要、官不做,叔叔和谙达的性命我也护定了。听得他话中的不耐烦,连忙抬袖拭去泪痕,紧跟着跪倒在他面前】

我没有不情不愿……适才在叔叔面前就说过,我是心甘情愿的,我是心甘情愿侍奉您的……王爷,您不信吗?【一面扶住他膝,仰头看向他,殷切开言】自叔叔之后,朝野上下再无一人像您这样待我好,我怎么会不情愿?

【今儿大抵是泪堤崩决,我分明知道这当口上不该再掉泪,偏偏心如刀割,情难自制,尚未干涸的泪痕很快便被泪珠重新打湿。极怕他动怒,只得低下头顺从的去解他腰间绶带,手腕却不住发抖】

我该怎么侍奉才好……我不知道……王爷,您说……我怎么才能讨您欢心?
avatar
帖子数 : 10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一 十一月 26, 2018 11:25 pm
那本王就勉强信一信罢。【拢指轻拍了拍他侧颊,从神态到动作,完全是存心羞辱】毕竟卿卿这般乖觉的模样可不多见,不好辜负美人恩哪。

【两人皆是生龙活虎的年纪,便前夜相携行欢作乐至三更,眼下教他几串泪一撩拨,又生了新的兴致。看他双手不停打颤,只与我腰上蹀躞玉带纠葛许久,半分急于献媚的意思也无,忍不住骂道】

废物,一根腰带都解不开,往常伺候男人的本事哪儿去了?【一脚蹬在他肩头,直把人踢得向后倾坠】多少年了,还不知道洗干净了再来爬我的床?
avatar
帖子数 : 8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一 十一月 26, 2018 11:29 pm
【腰带尚未解开,不妨教他一脚蹬开,顿时又惊又怕,担心他对我失了兴致,连忙抹去泪珠,起身道】

王爷息怒,臣这就去洗……洗干净。

【随在睿王身侧侍奉的人,皆是熟知瞻元喜好、亦明白我二人关系的,因在众人侍奉下极快地将里外清理干净,又顺手将滋润的药油涂在门户内外。待这厢收拾完,适才的惊惶不安业已消减了一半,披着一件单薄的中衣去寻他。】

【瞻元正倚在榻旁,由侍女们侍奉着吃荔枝。近前将人挥退,自榻尾登床,乖顺地跪至他身侧,又捧来满盛丹荔的玉盘,细细剥开一粒给他。瞻元久久不言,心底复生畏怯,只得先开口】

王爷……臣……臣来侍奉您。【这时便轻易解开了他的腰封,捉住尚无意兴的尘柄在手,附身一吻】……广州的妃子笑,您还喜欢吗?
avatar
帖子数 : 10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一 十一月 26, 2018 11:32 pm
【一只手闲垂在炕桌上,任娇女跪侍一旁,仔细擦干指尖黏连的汁水。无奈这位封疆重臣排场大得很,刚挑帘便屏退了全数。张口含入他剥好的丹荔,阖眼品味须臾,忽而伸手捏住他下颌,一面左右审视,一面转头把滞留的果核吐到脚踏间】

上来。【指掌探进那件单薄的寝袍,搂住他赤裸的腰,放目一哂】珍果好味,远不及卿卿色媚啊。

【温都生得英姿轩举,正似话本中银鞍白马的青年名将,镇日极少用此般妇人词毁诟于他,只他今时这副模样委实惹人爱怜,忍不住了。指腹捋着尾骨一节节隐入深处,触得满手湿濡,不禁贴上前在他胸口一吻】

啧,真是不听话。本王的手都被你弄湿了,这可如何是好?
avatar
帖子数 : 8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一 十一月 26, 2018 11:33 pm
【我毕竟做不惯因有求于人而主动委身的活计,一时很有些手足无措,生怕哪句话说的不对就败了他的兴致。只管在口中含了含他腹下宝器,接着又被他捞至身前,跨坐于人腰间,一层中衣很快就滑下肩头,极为不自然地开口】

王爷取笑臣了。

【此刻全无他初至广州那日放得开了,或许叔叔适才的斥骂的确唤回了我压抑已久的自尊,虽有不得已,却再难坦然面对,因教这句“卿卿色媚”说得恼怒。五指压在他肩头,任人在身后搅弄,仍不敢表现出分毫不满,只在他耳侧恭敬地答】

……臣为王爷舔干净,您便别生臣的气了,好不好?【虽知不合时宜,依然心怀侥幸的与他提起】臣待您总是死心塌地的,什么都肯给王爷。只怡亲王一件事,还求王爷看在臣几多年侍奉您的份儿上,赏赐臣一个恩典罢?
avatar
帖子数 : 10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一 十一月 26, 2018 11:34 pm
【闻言便抽出那只探秘的手,过处淌开一道粼粼的水渍,拇指按至他唇角,暧昧地胁迫道】嗯?

【总能让他轻易撩拨得兴致盎然,一手撬开他唇齿,另一手向下扶住高昂的阳物,抵在他股隙徐徐摩挲。对他的请求不置可否,只倾身狎笑一记】

好啊,那就看你今天表现得如何了。【自案头捏了枚羊眼环锁在身下,继而照后方堆叠的引枕间一倚,惬意地叹息】督宪,请吧。记得拿出点真本事,本王可是很难伺候的。
avatar
帖子数 : 8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二 十一月 27, 2018 1:01 am
【为他侍奉床帏不知多少次,倘若我连他半分喜好都摸不准,便真是愚笨至极了。轻轻伸舌舔去他指尖黏连的药油,顺着拇指吻向腕间,动作时尽是副暧昧神态,毫无半分封疆大吏的体面。】

【不敢多言,顺从地回过手去拢他硬挺的阳锋,另一手则又扩张了几回。因这几日几乎与他日日行欢,甬道并不晦涩,不多时便掰开臀瓣去迎合那具魁伟的宝器,直教龙头灼得一颤】

小王爷太烫了……

【蹙着眉轻吟一声,知道他爱看我这幅模样,索性摆足了乞怜姿态,徐徐往深处坐去。途中不掩呻吟,伏在他肩头急促地喘了几口气】

王爷喜欢臣怎么侍奉?【股内原是不能尽数吞下它的,这会儿为了讨好他也顾不得疼了,狠下心坐进最里,瞬间激得门户一麻,连带神智都空了一霎,呜咽着问】王爷……里面热不热?您喜欢这样干臣吗?……

【抬腰吞吐几回,又道】您喜欢什么?臣不会的……可以……可以学……
avatar
帖子数 : 10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二 十一月 27, 2018 2:43 am
【下方套着的那只羊眼环真乃助兴佳物,柔软的长毛于进出间不停刮搔,惹得滚烫的内壁细细密密地缠上来,对着那物又吸又绞,简直爽利得头皮发麻,但觉能一气呵成弄上个把时辰。温都力气足,不肖女子骑在上头摇几下腰便软了,竟日里就和玩不坏一样,大多数折腾人的法子也都在他身上用过了。这时听他带着弱弱的哭腔发问,只吝啬地付与一句】

卿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学生,瞧瞧【拍了拍他泛红的脸颊,嗤笑一声】摆出这副放荡样子给谁看?心里分明恨极了我,面上还要拼命做小伏低,委屈得很吧?

【无意分辨他眼底神采,仰头阖目,又道】不过你猜对了,本王偏是喜欢看你忍辱负重的模样,还不再动快些?

【拉着一只扶在肩头的手抚上他胸膛,强迫他揉捻两粒硬挺的乳珠,待人乖觉地从命自亵,方推平背后引枕、寻了个舒服姿势躺下】那就学着自己顽罢,本王乏了,现下却没兴致弄你,请督宪自便。
avatar
帖子数 : 8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二 十一月 27, 2018 7:35 pm
【许是因为那只作恶的羊眼环,每回吞吐时总是忍不住发抖,股内痒得难受,迫不得已地扭着腰吸蹭疏解,可惜收效甚微。叩在胸前的手愈发无力,只徐徐揉搓着一双乳珠,不多时已被折腾出了一脑门汗,仍不死心的开口。】

……您不喜欢臣了吗?【见他满面无动于衷,适才蓄意装出来的勾人模样好似一掌打在了棉花上,失意极了。咬了咬牙,又哀求道】臣知错了,王爷……臣再也不敢忤逆您了,您看看臣……

【我原就有些不知所措,他如此作态,更不知如何是好。神识虽为情欲左右,依然有几分难得的清醒,这样自甘下贱以色谋利的行径,连我自己都看不上,更何况是一生行正坐直的叔叔?心中酸涩难当,终至泪眼模糊】

……臣喜欢王爷还来不及,如何舍得恨您?您若是不信,便将臣入死在床笫间罢……臣总是心甘情愿的……
avatar
帖子数 : 10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三 十一月 28, 2018 1:22 am
九叔所言果真无错,卿这不正是打着嫡皇子的主意么?

【温都这副求着我喜欢他的样子真是可怜又可爱,哪里看得出平日的矜持与神气,略微一挺腰,任阳物在那柔软的皱褶中陷得愈深】我给你荣华利禄,你为我侍奉枕席,各取所需罢了。怎么,我喜不喜欢你很重要吗?

【悠闲地睁开双目,恰瞧见他含泪辩驳的委屈扮相,笑了一声】不巧,本王是有些玩腻你了。不过既然你这么欠人收拾,那好【手摸向他胸口,捏住一侧乳尖用力一拧】外头那么多侍卫又不是吃干饭的,不妨随便寻个人高马大的,就地插进去替你解解渴,让我看得高兴了,兴许便好心答应你一回。

【眼皮一掀,满含不耐地轻哼】去啊?王叔和舅舅两条贵命,还不值当你出去卖一次笑?
avatar
帖子数 : 8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四 十二月 13, 2018 7:40 pm
如何不重要……谁不想与自己喜欢的人……两情相悦,做个神仙眷侣?王爷……体谅臣待您的这份心罢。

【全不知是怎么将这席话说出口的,任他恣意羞辱,反而更卖力地抬腰吸咬他的阳器,满室皆是二人契合处暧昧的水声。一手抚着乳头自渎,被他拧地一颤,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,喉间挂着未尽的哭腔和委屈】

不……臣只侍奉您一人,王爷的东西怎么能教那帮下臣恣意取用?臣不能去……王爷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【泪眼朦胧地看向他,腰下动作不停,许是羊眼环作祟,不知几时挺立的阳物也跟着上下摆动,一下下点在他腹前】王爷……臣现今伺候的好些了吗?
avatar
帖子数 : 10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四 十二月 13, 2018 10:01 pm
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

【险些笑出了眼泪,抬手拉过他脸,于那两瓣唇上轻蹭了蹭,最终吻在人下颌】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,从前真是小看你了。

【对他的诸般献媚避而不答,兀自握住两人腹间不请自舒的阳具,指肚向那物顶部一抚,戏笑道】我却一直有个问题,卿到底是喜欢本王……还是天生如此?【将近处的那粒红珠含入口中,舌尖轻浮地扫过涡陷,又换上犬齿吻咬,直至留下一点明显的牙印】自头一回用你时便是这副要个不停的下作模样,就这么想被男人弄?

【逸兴忽生,便拾来一条腰带盖住他双目,在颅后打了个结,继而用力推得人倒进锦衾里面。手按上他起伏不定的胸膛,欺身凑至他颈间,张口低问】说,要什么?
avatar
帖子数 : 8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四 十二月 13, 2018 11:02 pm
【见人如此反应,知他不信,未再辩驳什么,反去迎合他的吻】

臣没有……臣是真的很喜欢王爷,才甘愿让王爷干的。您如此风仪英挺,气度不凡,世间……又有几人能不倾心于您?臣亦不能……不能例外。【乳珠教他咬的又疼又痒,喘息声愈加急促,在意乱情迷时说假话实在太难,呜咽着开口】不是……只要王爷,臣只要您一个男人,只要您一个人干我……

【瞻元的兴致我是猜不透的,双目一蒙,就更不知他作何打算了。此刻畏怯横生,直教他问的一怔,舔了舔唇,低声道】

臣要王爷……要王爷进来……干……干我……
avatar
帖子数 : 10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五 十二月 14, 2018 1:21 am
那本王就信你一次。倘或卿卿喜欢了我,便听话一些,休再同我浑闹。

【话中半是蛊惑半是胁迫,待人顺从地任我折腾了,便用另一根蹀躞把他双腕捆在床头的木栏杆上,特地打了个死结。随后才拖过他的腰,一下直刺到底。这个姿势极方便用力,虽不比刚刚入得深,却能次次攻至他敏感处,不多时已欺负得人蜷起了足趾。要说和男人颠鸾倒凤就是不如女子畅快,下头多了个碍事儿的玩意,但凡大开大合就容易撞到。手掌猛地在他臀侧一拍,不耐烦地啧了声】

腿再分开点儿,要不我怎么好好干你?

【许因温都眼里时常泛着冷淡疏离的光,令我烦躁之极;此刻骤然以布料遮了个尽,心底反而泛上些许柔情蜜意。噙着他温热的耳垂,含糊一语】

好世英,唤我什么?
返回页首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