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向下
avatar
帖子数 : 25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一 十二月 24, 2018 3:42 am
【趁机提上裤腰,理好袍子,手掌自他颌下一抹】卿可不是三岁小儿了,样样都要,想得倒挺美。不错,帮你讨得这封疆的大位是不容易,不过我能让你坐上,就能依样拉你下来。至于我的好九叔——三年前江南的事儿都忘干净了?你有你的盘算,阿玛却不一定乐见他活着,往大了讲,本王这是体恤圣意啊。

不听劝是吧?好。【点头笑了笑,不待改口,便猛地一脚踢在他胸前,踹仰了尚不算数,还格外多补了两记,骂道】给脸不要脸的贱货,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?伺候人的本事没见长,脾气竟越来越大。本王想怎么玩儿,消得你做奴才的点头?!【抓着后领拖人到门前,倏忽却停下脚步,笑问一句】等我日后做了皇帝,保不齐还得当着你的下属、兄弟们弄你,到时你也同他们哭个不停么?

【弯腰揩下人犹挂在脸上的一点泪珠,话音又变得轻柔,好似在与他说着甚么甜蜜的情话】这会儿我舒坦些,还能抱着你走,要是再不乖,那就脱光了爬出去吧。【说着将人揽进怀里,好心替他拉上两面开襟,威胁似的哼了声】嗯?
avatar
帖子数 : 23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一 十二月 24, 2018 10:46 pm
【这一脚力道不小,正正蹬在胸口,闷得半天没喘过气来,眼泪几乎瞬间就淌了下去。还没来得及辩驳,便被人拖至门口,下意识地抓住门槛不肯放,直到他伸过手来,又惊得一抖——此刻哪里还有万泰五年时鞭他的胆气和威风,受制于人的滋味实在不好受,只得不争气地在这几句威胁中软下脊骨,小声应下】

我……我听……听王爷的……

【直到两人移至后花园的亭子里,头仍埋在他胸前不肯抬。从前再怎么胡乱折腾,好歹都是在房中、床上,从无一回架在这光天化日之下。我与女子行欢都不曾这般出格,现下却在男人身下如此放荡,实在羞怯至极,分毫不敢多动】

王爷,咱们弄一回就回去,好不好?


由温都少钦于周三 一月 02, 2019 12:44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,总共编辑了1次
avatar
帖子数 : 25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二 十二月 25, 2018 1:26 am
【因他犹披着一袭薄裳,不该让人看的地方早早遮了大半,独一双修长光洁的腿赤裸地悬在外头,踝骨间尚流有未干的汗滴,挂在肘弯一下接一下地轻晃。由人涨红的脸死死埋在胸前,过路的侍卫、婢女均作视而不见。待将他横陈于案,分开人紧并的双腿,指尖揉向那仍未合拢的穴口,但觉情人已颤得快要哭出来了】

只消你听话,那便依你的意思。【亲了亲他深抿的唇瓣,又添了两根指头入内】乖,叫出来,我喜欢听你的声音。你要是不叫【沉默片刻,抽动时湿润的水声便显得格外明显,随之一笑】这儿流的水都得让他们听去了。

【我想被他人注目当真使他更为兴奋,身体最隐秘的地方不停细密地收缩,或许仅仅用手就能让他丢盔弃甲,可惜我并无这类雅兴。很快便换上亮锋的硕兵,长驱直入,不忘施力抬高他腰,迫人目视交合处***的艳景】换了个地方就不知道怎么伺候了?腿缠上来啊。
avatar
帖子数 : 23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三 十二月 26, 2018 9:43 pm
【如此任人摆布、尊严尽失的模样,极像个失了魂魄的玩物,就连我自己仰躺在案上时都有一阵恍惚:我果真还是思宗的状元、朝廷的一品大员吗?就连勾栏里的娼妓都有资格说一句不接客,我镇日不分时辰、地点的让瞻元欺辱,还远不如娼妓。下意识地回应他的吻,又被他勾进内里的手指作弄的一抖,低喘一声】

不要……会被别人听到。王爷……长乐,饶了我罢,求求你……

【教他几根手指挠的瘙痒难耐,后窍中空虚至极,直到他饱胀的阳物顶入其中,方觉舒缓几分。随着他极有章法的厮磨顶撞轻哼出口,竭力压制着,不肯高声】

王爷好大……【腰被高高抬起,不可避免的看到了二人交合处,原本不该用来承欢的穴口正吞吐着他伟健的阳物,明显有些红肿。没好意思再看,羞赧地别过头去,口中仍止不住地低声喘息】啊——好、好舒服……王爷……王爷我好喜欢、喜欢……再重些……要尿了……我忍不住……忍不住了
avatar
帖子数 : 25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三 十二月 26, 2018 10:30 pm
忘了吗?别和我说“不要”。【齿关在他滚动的喉结间一叩,逐渐变成情色的吮吸】让他们听罢。现下爽不爽?喜欢我插你吗?

【我却颇不挂心旁人观瞻,照常肆意挞伐,直顶得他抖着声儿先泄了一回。情人湿漉漉的睫羽颤个不停,眼角仍是润红的,怀抱里的腰简直肖水一般软。慢慢把那尚未疲软的阳物捏在手心摩挲,下方依旧徐徐耸动着】来,再出一次。方才太快了,还没来得及让你舒服。【龙头挤开剧烈痉挛的内壁,再向更深处钻去。刚刚自云端坠落的身体敏感得惊人,没入几次便招得他紧紧纠缠上来。俯下身,任一口温热的气息扑在他耳畔,形同劝诱】好孩子,别难为自己。忍不住了就尿出来,让夫君看看你有多骚,好不好?
avatar
帖子数 : 23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三 十二月 26, 2018 10:52 pm
【适才那个姿势几乎将腰对折了,我却没那么好的韧性,不多时便撑不住了。好在他也未刻意刁难我,只管置身人下,任他从里到外欺辱个遍。不巧的是,正是情动时候,偏偏一睁眼就看见几员婢女掩面而过,几乎是急匆匆地、小跑着逃离了花亭。霎时羞红了脸,立即道】

被人看见了,杀了她们……好不好【抓着他臂膀不放,哀求道】我叫……王爷喜欢什么,我……我都照办

【让他按着掼了不知多少回,次次顶到一处不知名的位置,激得浑身抖个不住,泪水横流,终在这无边无际的快意中泄了一腹阳元】喜欢!……啊……喜欢王爷插我,顶、顶到了……真的好舒服……王爷……入、入死我罢……

【泄过一次的分身教他拢在手里,根本没留意到龙首处已滴落些许与阳元完全不同的清液,贴在他耳畔喘息许久,含糊着说】快了……王爷,再插狠些、快些,就要尿出来了……
avatar
帖子数 : 25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三 十二月 26, 2018 11:38 pm
卿卿就这么喜欢被人看?方才他们一看你,你下面那儿都快把我咬断了。好歹也是几条性命,不如别杀了,让他们过来仔细看看我是怎么干你的。谁料得到制台大人平日威风八面,私底下却教人捅得两张嘴一并流水儿呢?

【这厢将淫词艳语互道不休,乳白的前液混着后庭融化的膏油一并流下,把情人战栗的腿根染得湿腻一片。两指沾上几道,饶有兴致地探给他看】下回约莫得调个河督来治一治这儿的洪了。【戏笑隐隐,轻按掌下臀峰】别光躺着,腰挺起来。

【一手替他上下套弄,另一手滑向人胸膛,用力拉扯两颗暗红的乳粒。如此入了近百抽,察觉下腹一阵紧缩,想也知是快到了,便低首舔掉他颊边滚落的热泪,运气提枪,次次攻伐至底,复腾出手朝丘峦间抽了一记】倒是挺能忍的,还磨蹭什么?万一惹我不高兴了,过会儿就抱你去前头衙门里再弄一回,让你尿给差役们看。【说着又是清脆的一掌掴至,沉喝一声】还不快些?!
avatar
帖子数 : 23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四 十二月 27, 2018 1:09 am
不……我不喜欢别人看……【被他欺负的牙关直颤,没力气再计较他这席侮辱之极的话,带着哭腔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,满面尽是泪痕。】这样有损王爷的名声……臣……我不忍闻……

【他身下的攻势愈疾愈重,撞得二人交合处的水声格外刺耳,不消去看,也知下面泛滥成灾,定是不堪入目。瞻元床笫间的本事实在没得挑,内里高潮迭起,任我心里再不情愿,也控制不住这具业躯求欢的本能。双手紧紧叩他腰,呜咽着说】

射……射到嘴里好不好,长乐……

【被撞得嘴都合不拢了,教这两掌抽得更加兴奋,紧紧绷住身子,几乎压着他的尾音、难以抑制地又泄了身——这次却不是黏腻的阳元了,独有滚热的龙汤淋了满腹。耳尖早已羞红,无暇再为此感到难堪,只顾喘息呓语】

王爷干得我好爽……好喜欢您……
avatar
帖子数 : 25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四 十二月 27, 2018 2:25 am
【畴昔冰清玉洁的青年权臣,此刻已被我调教成卑贱又淫乱的禁脔,这副被凌辱到失神的模样更是诱人无比。虽则对床事粗鲁惯了,早先也将人操弄得放过几次水,亦不料他能在青天白日下放荡至此。臣子哭得两眼通红,悍勇的身躯几乎软成一滩泥,下头那个暖烘烘的小洞越干越湿、越干越软,到最后猛烈地抽搐着,前方亦随着收缩的韵律吐出一股股残存的精元。仅有的一星怜惜也教征服欲盖了个尽,咬牙再撞数遭,尔后抽出怒涨的阳具,将他整张脸按到胯下,悉数泄在人两片唇齿之间。他自温顺地用口舌侍奉着,直至昂立的凶器渐渐疲软,才松了口气】

舔干净没有?【察觉那柔软的舌尖自觉在龙首处绕了一道,满意地抚了抚他后脑】真乖。

【手稍稍一放,他便又脱力地躺回了石桌上。今天真是把他折腾惨了,睑上泪珠仍滚个不停,周身俱是混杂的体液。这会儿倒不嫌脏了,展臂搂了他在内,指尖滑入不久前任性施为的洞口,低低调笑】

这儿又被插的合不上了,幸亏没射到里头,否则岂不是一滴都留不下?
avatar
帖子数 : 23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五 十二月 28, 2018 12:24 am
【习以为常的吞下他滚热的精元,将龙首含入口中细细舔舐,全无任何不适与反感,几乎麻木至极。再教人揽入怀中,方觉如梦初醒,抬腕抹去唇角黏连的污浊】

我身上脏了,您小心些……【双手轻轻抵在他胸口,没敢用力推开。穴里教他两根手指勾的又痛又痒,闷哼一声】下面有些疼……是不是肿了?

【问完才觉得有些明知故问,于床笫间被他这般折腾已不是头次,要不是瞻元格外讲究,嫌见血败兴致,我下头兴许就不止是肿起来而已了。思及此处,不免一阵胆寒,低声道】

王爷太大了,臣……【极力收了收穴口,察觉到仍未收拢,十分难堪地低下了头】臣收……收不住了
avatar
帖子数 : 25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五 十二月 28, 2018 12:50 am
是有些,过会儿让人给你搽点药就好了,不妨事。【倾身于他唇间轻吻,极低地笑了笑】荒唐。还是快快收上罢,仔细进了风闹凉。

【遂又抱着他回了屋,是时贴身的奴才早早烧好了热汤,擎等着我们进来沐浴了。令陈升扶他先行,自己则在外间解了褂子歇晌。实则我玩兴未尽,又恐拽着他再在亭子里来一次真把人捅坏了,便自床头拾了盒催情的药膏,递给端着铜盆出入的丫鬟】伺候你们主子用上,省得明儿又坐不住了。

【言罢也去冲了冲身子,待披上中衣掀帘一瞧,外头没见他人,便顺理成章地拐进隔壁。奴婢们福身道过万安就退去了,抬手撩起人发辫,在那泛着湿汽的面颊上一啄】上药了没有?
avatar
帖子数 : 23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二 一月 01, 2019 1:10 am
【好不容易洗净了里外污浊,我不愿教婢女们悉数看进眼里,只允陈升一人在内侍奉。直到从水中起身,腿根仍软的站不住,好在陈升早已看惯了,任人扶着上榻,气还没平,便有外间的侍婢送进药来。穴口处仍有些肿痛,索性受下瞻元额外的赏赐。】

【方遣陈升退下,捏着药膏犹豫了半刻,亵裤尚未褪去,便看瞻元踏进里间。及他温热的手抚上面颊,竟似被烫了似的一抖,不自然地捏住掌下锦被】

多谢王爷体谅,臣还没来得及用,待会儿就用上。不会……不会耽误王爷明日的事。
avatar
帖子数 : 25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二 一月 01, 2019 4:11 am
嗯?我明日有甚么事?【观他一副耗子见了猫的神情,不由发笑,就势又向他唇上一吻】别怕,知道你不方便,我来给你涂药。卿卿听话一些,便没得那么多不痛快了。

【他动情时挂着满面泪珠的模样可怜又可爱,实在教我回味无穷。打定主意再与人颠鸾倒凤一番,遂扬手掀起被角,直将情人从背后抱了个满怀。半哄半迫地令他除去亵裤,分开一双光泽细腻的长腿,下头那含羞的销魂窟因又颤颤地露了脸。平时用这药时多还混些热水进去化一化,这会儿唯恐露馅,竟连冲也不冲了,径直挑了一团揉至他泛着桃红的后庭,上下涂得满满腾腾】

我的好心肝儿【以唇摩挲着他滚烫的耳廓,举措与吐息俱挂着情色的阴影】里头疼么?怎么一直吸着不放,要不再往深了抹点儿?
avatar
帖子数 : 23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二 一月 01, 2019 9:58 am
不敢劳驾您,臣自己来

【瞻元一惯办完事提上裤子就走,哪里那么好心替我上药?此时主动来献殷勤,心底格外不安,生怕他涂完药再要一回,底下红肿的孔窍如何经的住他折腾?教他哄着脱了裤子,门户便不得不暴露出来,十分难堪的分开双腿,姿势一如侍奉他时下贱】

王爷,这药好热,越涂越痒……【他灵活的指节正按在柔软的内壁上磨蹭,唤出绵软的一声】啊……好痒……

【瞻元的药涂上不久,禁不住抬腰收了收后穴,将他手指紧紧咬住,如是仍觉不足,竟期盼他尽快将阳物送进来疏解。教这想法惊得一颤,却分毫遏不住穴口的酸痒,喉结难耐地一滚】

王爷……好痒,这药怎么……【不由自主地扭动着腰,方褪下不久的朦胧情欲再度爬了满目,拖着仅有的一丝清醒问他】涂好了罢?臣里面不疼……您快把手拿出来,太脏了,臣太脏了……
avatar
帖子数 : 25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二 一月 01, 2019 3:59 pm
给你涂个药也这么不安分,方才都丢成那样了,还没要够?

【刻意曲解他话中意味,胯下那物只隔着一层绸裤、硬邦邦地抵在人后腰。药膏上蕴着雪白的珠光,溶在几经蹂躏的后窍内外,更显出一派非凡的靡艳。耳畔喘息愈促愈软,陷在秘地的指尖用力一弓,埋头轻舔他羞红的耳垂】

哪儿脏了?卿卿下面这张小嘴儿分明干净得很,你瞧,还吸着我不放呢。【忽而抽了出来,去捉他腕,附耳低叹】只是再向里便够不到了。好世英,你自己摸一摸,就找那个让你不疼的地方

【这厢拿来药瓶,在他指腹上点了浑圆一团,又将那只手强拉到他大开的双腿间。含笑哄劝着,催他把那两根指头自己插进去搅弄】
avatar
帖子数 : 23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二 一月 01, 2019 11:19 pm
臣没有……

【我即便再迷糊,也知道抵在腰上的是何物。若在平日,必不肯轻易依着他的心意恣意妄为,独此回有不得不求着他高抬贵手办的事,飞快思虑过利害得失,终是以退为进的开口】

王爷,不能再来了,衙门里的事还需臣出面去办,您……您再来一回,臣怕下不了床了……【他的药多半有些猫腻,底下实在痒得难受,说这话时仍不断吸合穴口,细碎地喘息着与他讨价还价】臣用嘴……用嘴给王爷舔出来好不好?

【心知瞻元不会罢休,便做足了不愿侍奉的忸怩,指腹上的药膏也只涂在门户之外,不肯伸指自渎】

臣里面不疼……不必在里面涂药了,多谢王爷体谅
avatar
帖子数 : 25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三 一月 02, 2019 12:37 am
哪里有那么些紧要的事?几件不打眼的庶务罢了,能越过本王不成。而且以前还在京城的时候又不是没试过,每次不都是好端端地回营里当差了,同着我装甚么娇贵。【因从背后看不见人神态,极难分清他是欲擒故纵抑或真不情愿,言语中凑至他颈间亲了三两下】不乐意?

【也没太多心思哄他,径直把裤腰拉下一段,一手抬高他臀瓣,扶着重振旗鼓的性器抵在人身下】坐上来。【那处早已教指头揉得软了,稍微挺了挺腰,便顺畅地顶进去短短一截,这时亦不急色了。拇指原箍在人颌下,忽又凶狠地插进他口中,察觉下方小孔不住饥渴地绞紧,吐息一凝】快点,听话。
avatar
帖子数 : 23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三 一月 02, 2019 1:23 am
【适才故作忸怩的以退为进似乎并未起效,而我瘙痒难耐的后庭却没那么大的耐性再与他拉锯了——更何况,他也全没打算给我讨价还价的机会。索性改口道】

臣没有不愿意,实在是小王爷生得太大,怪臣不争气,受不住您这样干……

【他不提京中还好,一提起来我便有些恼怒,瞻元总喜欢在我当值前夜折腾到四更,在营中当值还好些,于军机处坐堂就很难熬了。思绪教他骤然顶进来的阳物打断,低哼一声】

王爷,您这样喜欢干我吗?【乖顺地吮着他的拇指,提腰去迎他的阳物,令那一截龙头在穴中打着转、徐徐磨蹭着,仰起头去蹭他的脸颊】我听您的话,王爷便可怜可怜我、心疼心疼我,待我好些,行吗?

【言罢,扶着他腿往下坐去,后穴痒得难耐,却依然肿痛难挨,直被他饱胀的阳具撑得发痛,急切的倒抽了一口凉气】

慢些……下面还肿着,疼……【无望他肯轻饶,咬着牙往下吞,呓语般抱怨】那支药膏怎么不顶用……王爷……
avatar
帖子数 : 25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三 一月 02, 2019 4:04 am
谁叫你下头生得这么紧?等会儿操开点就好了,乖,疼便咬着我。

【料他是没胆量咬的。指腹在他舌尖处短促地一掠,享受着情人主动大胆的服务,轻笑道】

打咱们头一次见面,我便琢磨着他朝该如何将卿弄到床上,让你这张漂亮的脸为我哭上一哭,后来又觉得笑一笑也不错。你说我喜不喜欢干你?【虽知这是臣子惯施的权宜之计,亦十分受用,两人脸颊相贴,过后又扳过他下颌与人接吻,含混地笑了起来】世英,我对你何处不好?功名利禄、荣华显贵,我一概给了你,只恨不能捧你到心坎上。世间可还有旁人如此待你么?便皇祖、皇父与你有知遇之恩,但整个天下都是他们的,我却完全不一样。自从达兰台回到漠南承继祖业,我身边就只有你一个人了……还是不信么?为何你永远不肯相信我的话?

【一番话说得情深意切,其间大抵有八分出于心照不宣的逢场作戏,可惜这离经叛道的玩笑仍有两分不幸言中——我的四周的确空无一人。拦住他瘦削的腰,双唇抵近他耳鬓,意犹未尽地追问】卿卿喜不喜欢我?

【因他呼痛,便不再往里进,又执意道】喜不喜欢我?
avatar
帖子数 : 23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三 一月 02, 2019 1:07 pm
【因这荒唐的理由无声失笑,轻轻舔净他指上药膏】

功名利禄,荣华显贵,又有哪一样比及您在床上的片刻温存。我是说……我只是想让王爷轻点干我,我还能多侍奉您几回。【拉着他的手抚向二人交合处,有些委屈地与他低诉】您摸摸,都肿起来了……

【方才那顿折腾的不轻,这会儿刚刚吃进一半,就实在不想再动了。又嫌这样前后相贴的姿势看不见他的神色,执意转过身来,面对面的坐在他腰上,将阳物缓缓推到最里,直被撑得埋在人颈侧低喘,蜻蜓点水般吻了吻】

我喜欢您,是您不喜欢我。【犹豫片刻,又低声道】您的话我信,您是喜欢干我,喜欢我这幅皮囊。

【我是铁了心要在床上讨他的信任和喜欢,早已经不要颜面了,什么话都肯说给他听。不待人答,便吻到他唇上,双臂亦紧紧搂住他】

王爷哪日干烦了,我又该怎么办?【抬腰吞吐阳具,湿漉漉的洞口已能听到黏腻的水声】王爷……夫君,干死我罢……我……我不想有教您厌倦的一日。
avatar
帖子数 : 25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三 一月 02, 2019 6:36 pm
【指尖轻抚过两人相联处,继而钳住他腰,帮人转过半边身子,直至温柔的啄吻落在颈间】

我是愿意放轻一点,可回头一直要我快些、重些的不还是你?【一笑,又道】不过卿卿侍奉我如此尽心尽力,就听你的也未尝不可。这次便轻轻地来,痛了告诉我,行也不行?

【还没来得及开口否认,他便扑上来以唇舌相抵,手环住人裸背,闭目同他长吻。等一口连绵的气息用罢,方肯放开那红肿的唇瓣】如何不喜欢你?好世英,我对你喜欢得紧,只恨不能死在你身上才是!——你晓得我这喜新厌旧的禀性,倘或终有一日腻烦于你,那早早便应现形了。卿卿真该仔细想上一想,咱们相识多少年了,我对你可有片刻移情?

【手掌包住他臀峰反复揉捏,循着渐渐涌现的水声调笑道】怎么看都是一等一的大好男儿,缘何一到了床上,下头就湿得好似个如狼似虎的妇人?
avatar
帖子数 : 23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六 一月 12, 2019 3:20 pm
【许是刚刚教人操弄透了,只消他此刻搂着我说上几句软话,便疲惫地恨不起来了。乖顺地依在他怀里,嗅着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】

我……我是想王爷在外体谅体谅我,我毕竟是……是个封疆大吏。床笫上您想怎么折腾,我都是愿意的,王爷,我是真的喜欢您。【顿了顿,依然说着真假难辨的话】也是真的不敢喜欢您。

【不敢怠慢他太久,扭动着腰去吞吐他的阳物,直将整根含入深处,鼻息里不由自主地泛上一阵低泣般的呻吟。听得他一句调笑,仅报以一个濡湿的吻】

长乐,里面热不热?软不软?你喜欢吗?【高高抬起腰,复重重坐下,黏腻的声响愈发清亮】都是因为我喜欢你,它才这样软、这样湿,好长乐……射给我,好不好?
avatar
帖子数 : 25
注册日期 : 18-11-26
查阅用户资料

回复: 【不悔仲子逾我墙。】

于 周六 一月 12, 2019 4:59 pm
好罢,晓得你好面子,以后不在外头弄就是了。【虽有些兴致怏怏,仍贴于他耳后低语】既是喜欢我,那就要乖一些,若你次次听我的话,我也愿意宠着你,咱们兴许便能做一对你口中的“神仙眷侣”了。

【花光心思折腾了两年多,二人在床笫间已极度契合,他亦少了最初的羞怯,迷糊时常说些淫乱不堪的荤话助兴。奖励似的回应一吻,几点戏谑自眼底掠过】喜欢得很,再一会儿就都射给你,给我仔细收好了,一滴都不许剩。如果流出来了……你知道的吧?【笑了笑,朝他腰间轻轻一拍】转过去。

【待他顺从地伏在榻上,又掰开两面挺翘的臀瓣,自后方深深撞进人体内。握住他勉力支撑的双手,在那光滑的背脊间留下数团梅花般的吻痕】过后就要两三年不见了,我实在舍不得卿卿这具身子。世英,找个时机回京瞧一瞧我,免得我日思夜念的,再惹上了相思病。
返回页首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